痒痒挠

大家好!这里是布丁,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哦。嘉幻短片之间都没有关系,只是我用来记录我写了多少的标记了

平安

水榭美人x:

保佑保佑!!

洢(・Д・)ノ:

转发这个聂导

月考保平安啊啊啊啊

那什么,大家好啊。
那个啥,我不是个高产的小透明,但是我会努力一点的,如果你见我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了。
那么麻烦您算一算最近是不是好月考期中或者是期末考试了。如果都不是的话,那就是我整个周末都排的满满的没办法更新。
不过比上面两种更加有可能的是,我没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写出来或者是画出来,对此向每一个关注我或关注过我的人表示歉意,我会努力干的更好的。

小时候的小姐姐,现在的男朋友

☆佩艾,我也是能交党费的人了!

☆副cp卡埃,雷安

佩利,身高1米9多,走在人群里真可谓是一览众山小。作为凹凸学院雷狮海盗团的一员,佩利可不止是一般的小混混,他是二班的。

艾比嘛,一班的一个学生,也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,勉勉强强可以算得上是佩利的青梅竹马。可这青梅竹马的感情可不怎么样。

打个比方吧,艾比高高兴兴的出门去二班看她那金发帅哥,佩利一出现,就把艾比吓的撒丫子跑回了一班。距当时的路人回忆,就是一个红色的身影突然‘ciu–’的一下飞了过去,还顺道把他班班主任的卷子撞了个满天飞,如果给他一个机会,他想亲自去感谢一下这个红色的身影。

能让艾比放弃金发帅哥可不容易,当时艾比追这个金发帅哥是有多痴狂,埃米倒是可以从他姐的房间拿出一大把那人的照片把你淹喽。

那个传说中的金发帅哥当然不是佩利,是刚刚转去二班的一个金发男生。长的其实也就一般般,要说张的比他好看的男生在凹凸学院一抓一大把,比如格瑞啊,雷狮啊之类的。当然这也要你能嫖得到。

金发帅哥就叫金,没有什么特殊的点缀,单名一个字。要问为什么艾比对他如此痴迷,可能就是因为同年有佩利这么一个阴影吧。

艾比小时候噩梦的开始,就是在五岁生日的时候家里来的新邻居。

新来的邻居是一个成熟但保守的女人和一个黄色头发的小男孩。艾比妈妈当天领着艾比去看望新来的邻居,去表示友好。艾比当时也跟现在一样,是个活泼的小姑娘,看见邻居家的装饰不免好奇的到处逛来逛去。佩利妈妈倒是不介意,她怀佩利的时候想要个小女孩,才给他取了个‘莉’字,可惜佩利不争气,出来了发现是个男的,还能怎么办?于是佩利妈妈就很干脆利落的去掉艹字头,成了现如今的佩利。

上面的解释也顺道说明了佩利长头发的理由。当然,男孩子长头发像个什么话,学校也告诉过佩利,要把头发剪短。佩利妈妈第二天就到了学校,哭天喊地的嚎着,学校也没有办法,佩利也就成为了学校唯一一个长头发的男性。

“姐姐!我们出去玩吧!”艾比开开心心的跑到佩利旁边兴冲冲的喊道。

佩利的妈妈往那里望了望,没说什么,只是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。佩利看见妈妈默许了,拉着艾比就往外面跑。

大概是在外面野惯了,佩利跑出这么老远也不觉得很累。但艾比小公举可不行了。

于是,变成了这样的景象。红色的小姑娘喘着粗气,喉咙好像被火烧了似的火辣辣的疼,旁边穿着裙子的“女生”头上仅仅有着一层细汗,正抓耳挠腮的干着急。

时间久了,等上了小学,艾比虽然一直很好奇佩利为什么夏季校服是条裤子,但还是没有怀疑过小姐姐的性别。

等着到了初中,等着他俩被分到了一个班级,艾比才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佩利的夏季校服是裤子,为什么佩利总是不和她一起上厕所,为什么佩利妈妈看她的眼神怪怪的,为什么埃米看她就跟看智障一样,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智障,七年啊七年,七年她都没有发现一个人的性别。

渐渐的越长越大,艾比也对佩利越来越怕。包括小时候的心理阴影,也因为他加入的雷狮海盗团。

雷狮海盗团这个梁子是因为埃米结下的,听同班同学凯莉说自家弟弟让雷狮海盗团的人骚扰了,艾比二话不说抄起笤帚杆子就往外跑。现在看着和卡米尔互喂蛋糕的埃米,艾比心里别提有多槽心了。

“有,怎么?还没和你家青梅竹马在一块啊?”凯莉晃荡着手里的玻璃杯,里面装的桃汁立刻显得高大上起来。旁边喝着柠檬汁的安莉洁也凑了过来:“嗯,需要,我帮你占卜一下吗?”听的艾比心烦意乱的,随手拿过在桌子上的麦克风开始唱歌,假装听不见。

艾比喜欢佩利,在她的小圈子里不是秘密。佩利喜欢艾比,在二班已经不是秘密。两波人看着这俩人心里就只有干着急,反正爱谁谁对佩利或者艾比说地方喜欢他,他俩都不会信的。

让我们看看这个包间隔壁的房间。

“佩利,你这样不行啊。”雷狮对佩利说,佩利点点头,虚心受教。

“直球吧!”雷狮建议说,这可把佩利惊着了,他急得跳起来,边跺脚边说着这个方案不可行。

雷狮也不恼,他耐心的等着佩利冷静下来,再搂紧了身边的人。“怎么不行?卡米尔他大嫂不就是这么来的吗?”

安迷修在雷狮怀里点点头。

佩利想了想,同意了。

第二天!是与众不同的一天,基本上整个一班和二班都在讨论佩利打算告白艾比的事。不过神奇的是这事并没有传到艾比耳朵里,因为她请假了。

没辙,佩利带着一朵玫瑰花去了艾比家,当然,后面跟了一群放学不回家的小尾巴。学校里无法无天的魔王佩利的告白就在艾比感着冒,众同学的围观下开始了。

距当时的同学回忆,我们来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。

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嘉德罗斯同学回忆说:“那天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佩利就跟一个红色头发的渣渣告了白,关键是佩利竟然紧张的磕巴了,哈哈哈哈,咳咳。”

某位安先生回忆道:“那时艾比小姐好像很紧张,听到佩利告白就跑回家了,还是我们好声好气的帮佩利同学请出来的。没办法嘛,艾比小姐脸皮很薄的。”

愿意透露姓名的凯莉大佬说:“具体什么记不清了,反正他俩是在一起了。哎呀真是差点就急死我了。”

具体就采访道这么多,总之,他俩算是终于在一起了。

八年,说长不长,说短还真不短的时间里。没有什么波澜起伏,没有什么雄心壮志,没有什么分分合合。这对小情侣是在一起了,但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们就真的不知道了。

真爱,会战胜一切的,对吗?

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在另一个世界,是另一个模样吧。

好久之前的秋姐了,试着上色,看起来还行,我是挺满意的反正

《法医秦明》
我不知道是不是出自这里,反正我是从这里知道的

百变安迷修

☆不是百变小樱那个,是百变马丁,又称马丁的早晨
☆all安,极度ooc
☆有下篇,但什么时候就不一定了,接受催更,但我感觉可能没有。
☆OK的话,我们就开始了。

安迷修今天特别不对劲,今天早晨起来就感觉下.体凉嗖嗖的,甚至于无法出门。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今早的异常。

他现在可谓是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,这可不是夸大其词。他身后烈斩色的尾巴一直从尾骨那里拖到地上,头上淡黄色的犄角很小,嫩嫩的感觉十分脆弱,长成“丫”字形,一左一右还挺对称。

按理来说这种情况应该去大厅看看的,但安迷修现在别说是裤子了,连条内裤都穿不上,他可不确定自己有光着下半身到处乱跑的勇气。所以他现在坐在床上,用夏天的薄被盖住腿,等待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救援。

坐了大概五分钟,安迷修认为自己应该采取下自救措施了。
于是他给金打了电话。

说实话,安迷修的通讯录里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人,而人脉广还可以让他好意思求救的人也就只有活泼开朗的金了。

电话很快打通了,但电话那头却不是金。

“喂?”清冷的声音传过来,很明显是那大赛第二的。
“你好,格瑞。请问金在吗?”安迷修问。
“不在。”电话那头顿了顿,在安迷修失望的时候又继续说:“金今天身上长出了奇怪的东西,凯莉好像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安迷修自然知道那个“奇怪的东西”是什么情况,他的声音有点激动:“真的吗!”

他很快发现了自己语气的不对劲,于是他清清嗓子,说:“实不相瞒,其实在下今早也有点不对劲,可以,可以麻烦你们......”

安迷修越说越不好意思,脸上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,要是被某些人看见了恐怕要直呼可爱。

格瑞立马明白了安迷修的意思,他说:“你等等,我让凯莉来接电话。”

等着安迷修把事情都告诉凯莉之后,安迷修觉得自己快要羞愧而死了。

砰砰砰!“安哥开门呀!”金的声音在门外响彻天地,安迷修赶紧跳下床,趿拉着拖鞋急急火火的跑过去开门。

顺便一提,安迷修现在穿的是刚刚从终端上买的大号白衬衫,刚刚好能盖过屁股的那种,再大点的会掉,所以没有买。那些认为安迷修是光着去开门的同学面壁思过去!安哥是什么人?他可能在小姑娘面前这样吗?!

“这这这,真的只有这一种解决办法吗?”安迷修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,对这个办法似乎有点不可置信。
“不然呢?我可没有这么大能耐给你治好了,快穿上我们一起去大厅看看。”凯莉有点不耐烦。
“安哥快去吧!”金在一旁加油助威。
格瑞默不作声的盯着安迷修,似乎再说“别浪费时间”
安迷修叹了一口气,还是屈服了:“好,在下穿!”

其实那东西也没有多罪大恶极,就是一条棕色的百褶裙。
据凯莉大佬称,此物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。但这个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是一个怎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。

安迷修拿着裙子在房间里做反复的深呼吸,等他鼓起勇气穿上时已经过去好久了。
不得不说,安迷修很有当女人的潜质,这可不是什么贬义词,真的。腿上干干净净的,很白,也很长,算得上是真正的腿玩年。

“怎么这么慢?”凯莉问。
“那个,因为......”安迷修尴尬的挠挠脑阔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凯莉无奈的摆摆手,“算了算了,走吧。”

金突然扑过来抱住安迷修的腰,“安哥好漂亮!”
“谢谢”安迷修挠挠脸颊“不过我是男的,不能用漂亮来形容了。”
金不知道是摇头还是只是单纯的蹭蹭安迷修的肚子,“如果安哥是女孩子的话,我一定会娶回家的!”
“快走吧。”格瑞说,“紫堂幻该等急了。”
听到这金赶紧放开安迷修的腰,拉住他的手就往门外蹿。

一路上安迷修都小心翼翼的,身后的尾巴不老实,老是动来动去的,自己还没有学会怎么控制它,所以一直紧绷着身子防止走光,他身下可是真空啊喂!

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,然后安迷修就塞牙了,而那凉水自然就是雷狮海盗团。

“呦,安米修。”你雷大爷肩上扛着雷神之锤就大摇大摆的过来了,好像突然看到了安迷修穿的裙子,他微微瞪大了瞳孔,随即有发出了一声嘲讽的轻笑“真没想到,你还有这爱好。”

“雷狮,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。”安迷修说,身后的尾巴挺的梆硬,像是受到了威胁的猫。那裙子也有微微翘起来的征兆。

“哦?我倒是要看看,你想怎么陪我玩。”雷狮还是挂着玩味的笑,安迷修也皱起眉头,四周弥漫着浓郁的火药味,战争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点燃。

最后还是没有打起来,只因为凯莉的一句话,雷狮就停止了挑衅的动作,安迷修的腰上多了一件衣服来挡住裙子,并顺道挡住了某位金姓男子偷窥裙底的动作,前往凹凸大厅的小队也成功多了一个人。

凯莉说:“小心点,安迷修下面是真空的。”
不愧是大佬,让我们给她鼓掌👏。

“格瑞,你在玩什么呢?”
安迷修喝的不是一杯凉水,是两杯。

嘉德罗斯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儿,脸好像有点红,但还是抄起大罗神通棍,指向安迷修,“这是渣渣们的新把戏吗?”

说完就朝安迷修冲过去“我倒要看看,你还能玩什么把戏!”

雷狮迅速召唤出雷神之锤挡住了嘉德罗斯并不怎么认真的一击,并以一句话使嘉德罗斯停止了攻击,安迷修的腰上又成功多了一跳黄色围巾,以及前往凹凸大厅小队又成功添加一人。

雷狮:“安迷修是真空。”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“参赛者安迷修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,身上的这些东西好像是从出生就有的似的。”刚刚说完这些话的裁判球成功被雷狮和嘉德罗斯按在地上摩擦,没有办法,安迷修只得又回到了房间。

折腾了半天也是累惨了,希望明天一切就恢复正常吧。抱着这样的心理,安迷修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以及四位希望安迷修永远不变回来的男子,分别是看到安迷修美腿心满意足的某位,搂到安迷修腰并成功告白的某位,在系衣服是揩油的某位,以及在系围巾的时候假装不小心摸安迷修大腿的某位。

你会找到我的

1.
莱娜死掉了,真正的死掉了。原力之种缓缓向丹尼尔手里飞去。

莱娜感觉很奇怪,她看得见,可以思考,有自己的思想。可她不能碰见任何东西。

“请成为大赛的一部分吧......”莱娜突然想起来丹尼尔当初说过的话。

2.
成为,大赛的一部分了吗?那,鬼狐大人是不是也还在这里?!

莱娜去找了,从天上找到地下,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墙壁。都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,说实话,莱娜也没有看见过其他被回收的参赛者。
为什么呢?

3.
最后,还是丹尼尔解开了莱娜的疑问:“你们虽然都是灵魂体,但不是一个个体,是看不见对方的。”

莱娜有点难过,她不能出声,怎么才能找到她日思夜想的人?

最后,莱娜累了。她抱紧鬼狐原本戴着的面具,放弃了寻找。

“鬼狐大人一定会再找到我的。”她信誓旦旦的想。

4.
后来,凹凸大赛被推翻,创世神留下的痕迹却没有消失,有两个面具,一直放在凹凸星球的博物馆里。
各自紧紧抱住对方面具的灵魂,也没有消失。
“她/他一定会找到我的。”

这是他们共同的信念。

5.
如果你可以去到凹凸星球的博物馆,请你不要打扰他们。

旅行的紫堂幻(1)

“还有带上这个。”紫堂真小心翼翼的帮紫堂幻带上四叶草,“这样创世神就会保佑你了。”旅行包鼓鼓囊囊的,一看就带了不少好东西。

“哥哥再见。”紫堂幻挥挥手走出家门,踏上旅途。

紫堂幻是一只小青蛙,热爱旅行的小青蛙。按理说他应该和所有的青蛙一样乖乖的长大,交配,然后死去。但他似乎又和所有的青蛙不一样,他不喜欢吃那些害虫,反而热衷于人类的食物。哥哥紫堂真一直这样惯着他,也就脱离了家族,来到了这个荒僻的小房子,没有可以挣钱的途径,可是他们有一个会张钱的家门口。

走着走着,天渐渐暗了下来,淅淅沥沥的小雨也开始行动,紫堂幻立马搭好帐篷,他本来就是两栖动物,其实在外面淋一会儿雨也没有什么关系,但这火倒是真的生不起来了。

在舒舒服服的帐篷里待着,紫堂幻刚刚把哥哥给他带的干粮拿出来,帐篷外面就出现了一道黑影。“砰砰砰”防水布的帐篷混合着雨水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,带上些许恐怖气息。紫堂幻天生胆子小,吓的他何止是大气不敢出,呼吸都快要停止了。

“里面的渣......把帐篷开开。”来者发出了声音,稚气未脱的声音倒是格外的大声,看来是让雨淋生气了。紫堂幻也就没多想,打开帐篷让外面的动物进来了。

外面的是只仓鼠,全身金黄色的,就连眼睛也一样。头上戴着发箍一样的黑色装饰,脖子上围着的柠檬黄的围巾也让雨打湿了,雨水顺着毛往下滴答。紫堂幻也不介意帐篷里有水,他带了毛巾,可以将就着睡一晚上,新来的小伙伴看起来阴沉沉的,遇见什么不好的事了?

旅行多了,遇见的朋友也多,在紫堂幻心里也就养成了能帮就帮的心思。“你没事吧?”紫堂幻问,伸手低上自己的毛巾,让新来的仓鼠朋友好擦擦干,别感冒了。

嘉德罗斯阴沉着脸的原因倒是让紫堂幻猜对了,他心情真心不好。刚刚还和格瑞打的好好的,格瑞也真的有了和他认真的心思,又下雨了。

嘉德罗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渣渣递过毛巾的举动,呆愣了一会,才明白过来这个两栖动物是在向他示好。

嘉德罗斯盯着毛巾看了好一会儿,也不伸手接过来,让紫堂幻有些许尴尬。刚想把手放下,却又被嘉德罗斯握住了手腕:“......谢谢”。祖玛说,在外面获得帮助时要这么说。

然后气氛又再度转向尴尬,紫堂幻本就胆小懦弱,遇上陌生人给他递上毛巾可以说是花费了紫堂幻全部的勇气。嘉德罗斯从众星捧月中出生,除了格瑞还真没有什么让他费心的,刚刚一句话就已经给够紫堂幻面子了,再让他挑起话题?做梦!

不知道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多久,紫堂幻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。“渣渣,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唔~紫堂幻”嘉德罗斯突然开口,紫堂幻迷迷糊糊的回答了他,等紫堂幻再醒过来,已经是白天了。

刚刚起床还不是很清醒,呆呆的坐了一会才发现已经快正午了,哥哥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去。急急忙忙的收拾好东西。“咦?我的四叶草呢?”紫堂幻摸摸脖子,那里原本系着的四叶草已经消失不见。

这个哈哈哈哈

秦熠之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四爷的长围巾儿-Geronimo!:

对哦。你们是不是想暗算我。

隐欢:

北有幽昌🇲🇴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一言之叶。:

真的笑死

玄:

はねクリボー☆:

?xsl我也很想问!!!!

温顾:

你关注我

不点红心

不点蓝手

不评论

你关注我

是他妈的准备

暗算我吗


by温顾的咆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