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路

大家好!这里是布丁,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哦。嘉幻短片之间都没有关系,只是我用来记录我写了多少的标记了

旅行的紫堂幻(1)

“还有带上这个。”紫堂真小心翼翼的帮紫堂幻带上四叶草,“这样创世神就会保佑你了。”旅行包鼓鼓囊囊的,一看就带了不少好东西。

“哥哥再见。”紫堂幻挥挥手走出家门,踏上旅途。

紫堂幻是一只小青蛙,热爱旅行的小青蛙。按理说他应该和所有的青蛙一样乖乖的长大,交配,然后死去。但他似乎又和所有的青蛙不一样,他不喜欢吃那些害虫,反而热衷于人类的食物。哥哥紫堂真一直这样惯着他,也就脱离了家族,来到了这个荒僻的小房子,没有可以挣钱的途径,可是他们有一个会张钱的家门口。

走着走着,天渐渐暗了下来,淅淅沥沥的小雨也开始行动,紫堂幻立马搭好帐篷,他本来就是两栖动物,其实在外面淋一会儿雨也没有什么关系,但这火倒是真的生不起来了。

在舒舒服服的帐篷里待着,紫堂幻刚刚把哥哥给他带的干粮拿出来,帐篷外面就出现了一道黑影。“砰砰砰”防水布的帐篷混合着雨水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,带上些许恐怖气息。紫堂幻天生胆子小,吓的他何止是大气不敢出,呼吸都快要停止了。

“里面的渣......把帐篷开开。”来者发出了声音,稚气未脱的声音倒是格外的大声,看来是让雨淋生气了。紫堂幻也就没多想,打开帐篷让外面的动物进来了。

外面的是只仓鼠,全身金黄色的,就连眼睛也一样。头上戴着发箍一样的黑色装饰,脖子上围着的柠檬黄的围巾也让雨打湿了,雨水顺着毛往下滴答。紫堂幻也不介意帐篷里有水,他带了毛巾,可以将就着睡一晚上,新来的小伙伴看起来阴沉沉的,遇见什么不好的事了?

旅行多了,遇见的朋友也多,在紫堂幻心里也就养成了能帮就帮的心思。“你没事吧?”紫堂幻问,伸手低上自己的毛巾,让新来的仓鼠朋友好擦擦干,别感冒了。

嘉德罗斯阴沉着脸的原因倒是让紫堂幻猜对了,他心情真心不好。刚刚还和格瑞打的好好的,格瑞也真的有了和他认真的心思,又下雨了。

嘉德罗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渣渣递过毛巾的举动,呆愣了一会,才明白过来这个两栖动物是在向他示好。

嘉德罗斯盯着毛巾看了好一会儿,也不伸手接过来,让紫堂幻有些许尴尬。刚想把手放下,却又被嘉德罗斯握住了手腕:“......谢谢”。祖玛说,在外面获得帮助时要这么说。

然后气氛又再度转向尴尬,紫堂幻本就胆小懦弱,遇上陌生人给他递上毛巾可以说是花费了紫堂幻全部的勇气。嘉德罗斯从众星捧月中出生,除了格瑞还真没有什么让他费心的,刚刚一句话就已经给够紫堂幻面子了,再让他挑起话题?做梦!

不知道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多久,紫堂幻上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。“渣渣,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唔~紫堂幻”嘉德罗斯突然开口,紫堂幻迷迷糊糊的回答了他,等紫堂幻再醒过来,已经是白天了。

刚刚起床还不是很清醒,呆呆的坐了一会才发现已经快正午了,哥哥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去。急急忙忙的收拾好东西。“咦?我的四叶草呢?”紫堂幻摸摸脖子,那里原本系着的四叶草已经消失不见。

评论(2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