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路

大家好!这里是布丁,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哦。嘉幻短片之间都没有关系,只是我用来记录我写了多少的标记了

百变安迷修

☆不是百变小樱那个,是百变马丁,又称马丁的早晨
☆all安,极度ooc
☆有下篇,但什么时候就不一定了,接受催更,但我感觉可能没有。
☆OK的话,我们就开始了。

安迷修今天特别不对劲,今天早晨起来就感觉下.体凉嗖嗖的,甚至于无法出门。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今早的异常。

他现在可谓是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,这可不是夸大其词。他身后烈斩色的尾巴一直从尾骨那里拖到地上,头上淡黄色的犄角很小,嫩嫩的感觉十分脆弱,长成“丫”字形,一左一右还挺对称。

按理来说这种情况应该去大厅看看的,但安迷修现在别说是裤子了,连条内裤都穿不上,他可不确定自己有光着下半身到处乱跑的勇气。所以他现在坐在床上,用夏天的薄被盖住腿,等待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救援。

坐了大概五分钟,安迷修认为自己应该采取下自救措施了。
于是他给金打了电话。

说实话,安迷修的通讯录里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人,而人脉广还可以让他好意思求救的人也就只有活泼开朗的金了。

电话很快打通了,但电话那头却不是金。

“喂?”清冷的声音传过来,很明显是那大赛第二的。
“你好,格瑞。请问金在吗?”安迷修问。
“不在。”电话那头顿了顿,在安迷修失望的时候又继续说:“金今天身上长出了奇怪的东西,凯莉好像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安迷修自然知道那个“奇怪的东西”是什么情况,他的声音有点激动:“真的吗!”

他很快发现了自己语气的不对劲,于是他清清嗓子,说:“实不相瞒,其实在下今早也有点不对劲,可以,可以麻烦你们......”

安迷修越说越不好意思,脸上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,要是被某些人看见了恐怕要直呼可爱。

格瑞立马明白了安迷修的意思,他说:“你等等,我让凯莉来接电话。”

等着安迷修把事情都告诉凯莉之后,安迷修觉得自己快要羞愧而死了。

砰砰砰!“安哥开门呀!”金的声音在门外响彻天地,安迷修赶紧跳下床,趿拉着拖鞋急急火火的跑过去开门。

顺便一提,安迷修现在穿的是刚刚从终端上买的大号白衬衫,刚刚好能盖过屁股的那种,再大点的会掉,所以没有买。那些认为安迷修是光着去开门的同学面壁思过去!安哥是什么人?他可能在小姑娘面前这样吗?!

“这这这,真的只有这一种解决办法吗?”安迷修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,对这个办法似乎有点不可置信。
“不然呢?我可没有这么大能耐给你治好了,快穿上我们一起去大厅看看。”凯莉有点不耐烦。
“安哥快去吧!”金在一旁加油助威。
格瑞默不作声的盯着安迷修,似乎再说“别浪费时间”
安迷修叹了一口气,还是屈服了:“好,在下穿!”

其实那东西也没有多罪大恶极,就是一条棕色的百褶裙。
据凯莉大佬称,此物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。但这个是好不容易才找到是一个怎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。

安迷修拿着裙子在房间里做反复的深呼吸,等他鼓起勇气穿上时已经过去好久了。
不得不说,安迷修很有当女人的潜质,这可不是什么贬义词,真的。腿上干干净净的,很白,也很长,算得上是真正的腿玩年。

“怎么这么慢?”凯莉问。
“那个,因为......”安迷修尴尬的挠挠脑阔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凯莉无奈的摆摆手,“算了算了,走吧。”

金突然扑过来抱住安迷修的腰,“安哥好漂亮!”
“谢谢”安迷修挠挠脸颊“不过我是男的,不能用漂亮来形容了。”
金不知道是摇头还是只是单纯的蹭蹭安迷修的肚子,“如果安哥是女孩子的话,我一定会娶回家的!”
“快走吧。”格瑞说,“紫堂幻该等急了。”
听到这金赶紧放开安迷修的腰,拉住他的手就往门外蹿。

一路上安迷修都小心翼翼的,身后的尾巴不老实,老是动来动去的,自己还没有学会怎么控制它,所以一直紧绷着身子防止走光,他身下可是真空啊喂!

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,然后安迷修就塞牙了,而那凉水自然就是雷狮海盗团。

“呦,安米修。”你雷大爷肩上扛着雷神之锤就大摇大摆的过来了,好像突然看到了安迷修穿的裙子,他微微瞪大了瞳孔,随即有发出了一声嘲讽的轻笑“真没想到,你还有这爱好。”

“雷狮,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。”安迷修说,身后的尾巴挺的梆硬,像是受到了威胁的猫。那裙子也有微微翘起来的征兆。

“哦?我倒是要看看,你想怎么陪我玩。”雷狮还是挂着玩味的笑,安迷修也皱起眉头,四周弥漫着浓郁的火药味,战争似乎在下一秒就要点燃。

最后还是没有打起来,只因为凯莉的一句话,雷狮就停止了挑衅的动作,安迷修的腰上多了一件衣服来挡住裙子,并顺道挡住了某位金姓男子偷窥裙底的动作,前往凹凸大厅的小队也成功多了一个人。

凯莉说:“小心点,安迷修下面是真空的。”
不愧是大佬,让我们给她鼓掌👏。

“格瑞,你在玩什么呢?”
安迷修喝的不是一杯凉水,是两杯。

嘉德罗斯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儿,脸好像有点红,但还是抄起大罗神通棍,指向安迷修,“这是渣渣们的新把戏吗?”

说完就朝安迷修冲过去“我倒要看看,你还能玩什么把戏!”

雷狮迅速召唤出雷神之锤挡住了嘉德罗斯并不怎么认真的一击,并以一句话使嘉德罗斯停止了攻击,安迷修的腰上又成功多了一跳黄色围巾,以及前往凹凸大厅小队又成功添加一人。

雷狮:“安迷修是真空。”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“参赛者安迷修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,身上的这些东西好像是从出生就有的似的。”刚刚说完这些话的裁判球成功被雷狮和嘉德罗斯按在地上摩擦,没有办法,安迷修只得又回到了房间。

折腾了半天也是累惨了,希望明天一切就恢复正常吧。抱着这样的心理,安迷修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以及四位希望安迷修永远不变回来的男子,分别是看到安迷修美腿心满意足的某位,搂到安迷修腰并成功告白的某位,在系衣服是揩油的某位,以及在系围巾的时候假装不小心摸安迷修大腿的某位。

评论(8)

热度(95)